书架
大汉第一嫡长子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十九章 淮南王案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2/3)页
难道侍中也和淮南王有私交?”

  吾丘寿王眼睛瞪着张汤,厉声道;“镇抚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张汤嘴角一笑,这帮人真是不知死活,身为皇帝近臣,那是最让皇帝信任的人,可居然与诸侯王来往甚密,他们这是想干什么?

  张汤拱手道;“陛下,严助此人不光与淮南王有私交,更是和刘陵有奸情私通,臣以为,不严惩严助,朝廷律法何在,陛下,张次公之事不可不防!”

  还不等众人说话,张汤立马抢先,又道;“陛下,如不惩除严助,置天子尊严于何地,陛下如此信任于他,严助不思报答陛下天恩,却私通诸侯,其罪可诛!”

  吱呀!

  就在这时殿门应声而开,刘据进入殿中,有些惊讶看着众人,他倒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在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,脸色苍白的严助,刘据有些恍然大悟,这严助估计是事发了。

  刘据上前行礼;“儿臣拜见君父!”

  刘彻脸上看不出喜悦,平静道;“免礼!”

  春陀在后方连忙取出一个坐垫,放在刘彻的身边,刘据抬脚走上台阶落座。

  张汤这时又道;“陛下,严助身为天子心腹之臣,如若不诛,何以显汉律昭昭!”

  汲黯这时嘴角一抽,整个眼睛恶狠狠盯着张汤,心中谩骂,你张汤也好意思说汉律,高祖皇帝制定的律法给你乱改一通,这时候你又摆出汉律,但他此时也不敢站出去,心中对张汤虽不耻,可这严助确实太过分了。

  私通诸侯,置天子于何地!

  刘据此时看着下方的严助,他心中也升起一丝恶感,虽说这个严助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,但他就是不自制,他好歹也是皇帝老爹近臣,你为什么要和诸侯来往甚密呢?

  其他诸侯还倒算了,偏偏就跟淮南王刘安走的很近,这个淮南王刘安在自己爷爷景帝时期,也是不安分的一个人,拐着弯的讨太皇太后窦氏的欢心。

  可人家这位太皇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